当前位置: > 下载首页疯狂7 >
退休大爷泡游戏厅只为找人聊天
作者:admin 发表时间:2019-04-18 [浏览量:2]
摘要:游戏厅,一个似乎从尘土里翻出来的词儿,残存着70后、80后的童年。如今游戏厅依然存在,甚至有的位于核心商圈,却少有人关注了。更少有人注意到,游戏厅里几乎清一是成年人。记者用了半个多月时间,在道里区一家大型游戏厅跟这些中老年人混了个半熟。 游戏厅

  “游戏厅”,一个似乎从尘土里翻出来的词儿,残存着70后、80后的童年。如今“游戏厅”依然存在,甚至有的位于核心商圈,却少有人关注了。更少有人注意到,游戏厅里几乎清一是成年人。记者用了半个多月时间,在道里区一家大型游戏厅跟这些中老年人混了个“半熟”。

  游戏厅并不是年轻人的“天下”,这里还有一些60岁以上的人。要论早起占到自己喜欢的机位,年轻人可是比不过他们的。

  65岁的张大爷虽说早已经退休了,可来游戏厅玩也就是半年前的事儿。不过,他每天玩游戏的时间却挺长。常来游戏厅的人都知道,张大爷的“专属”游戏机是哪两台。一大早,员工还没来,张大爷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。

  虽然来游戏厅时间不长,张大爷总结了自己的一套游戏理论。遇到隔天来的人,他会跟人聊一聊前一天各个机器都中了什么。遇到一些新玩家,张大爷会传授自己的游戏理论,帮人分析分析中的概率。觉得“有机会”的游戏机,张大爷会出币让熟悉的玩家帮忙玩。“输了算我的,赢了咱们一人一半。”

  “退休了,在家待着没意思,又不爱唱歌跳舞的。自己找点乐呗。”大爷不觉得自己沉迷于游戏,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大年三十张大爷还在游戏厅玩了一天。

  “晚上回家,老伴儿都把饭做好了。她不这个,我就自己来。”张大爷觉得自己也没啥爱好,年轻的时候没怎么好好玩。

  张大爷说:“现在有时间了,没什么负担,正是可以自己找乐的时候,主要也是能有人陪我聊聊天。”

  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,小刘只在白天来游戏厅,每次玩两盒币左右。她的原则是“不能耽误陪孩子”。

  32岁的小刘告诉记者,自己以前很喜欢玩游戏。“可是现在每天陪孩子玩,哄孩子睡着了,我也累得没有精力干别的了。”

  小刘说,孩子生下来以后,个人时间就没有了。白天,她有时候得忙生意上的事,晚上回家两个孩子几乎“黏”在她身上。于是,她就在大儿子去幼儿园,小女儿有人帮忙看护的空闲时间,到游戏厅休闲一下。“在这里玩多久,自己说了算,比聚会自在。”

  “玩游戏,就是简单的投币,想的是能不能中,别的什么都不想。”小刘说,玩游戏不耽误她刷微,跟朋友聊天。偶尔中个,可以让自己小小激动一下。

  虽然自己经常来游戏厅,小刘说,她从不带孩子进来。“孩子太小没有自控能力,怕他们沉迷游戏。”

  记者问小刘,“你觉得自己沉迷游戏吗?想没想过换个休闲方式?有人劝你别玩游戏吗?”

  “玩这种游戏的都是成年人,大家都有一定自制力,我没觉得这算是沉迷。就比如有人下班回家喜欢看电视,有人喜欢出去吃饭喝酒,有人喜欢看书,有人喜欢逛街,就是一种爱好和休闲方式。”小刘对“沉迷”这个词比较敏感,她不认为自己是自控力不强的人。

  作为元老级玩家,从游戏厅开业不久,老李就成了这里的常客,15年来,他每周至少有三四天是在游戏厅度过的,哪个机器出多,哪个机器常出什么毛病,老李“门儿”清。新来的员工想知道游戏厅的往事,得跟老李打听。

  想跟老李混熟不容易,“马戏团”“打鱼”这样的游戏,你起码要懂一样。老李很仗义,不会玩,他可以帮忙,有时候聊得来的“玩友”没币了,可以先跟老李借一盒币玩,玩没了,过两天还他也行。

  老李今年41岁,有正式工作。只要有时间,他就会来游戏厅,虽然大多数时间并不怎么玩游戏。用他的话说,“就是过来看看朋友。在这里待着轻松些。”当然,如果看到哪个机器有即将出的迹象,老李也会看准了机会出手,所以他很少输。说到为什么会喜欢在游戏厅里,老李的语气透出些许沧桑。“都是一些有共同爱好的人,相处起来很简单”。

  老李说,他小时候学习成绩不太好,但打游戏绝对出了名的厉害。“有的游戏厅老板主动来找我去他们店里玩,免费。现在看有点拉广告代言的意思。”

  与老李的淡定不同,1987年出生的小杜更任一些。小杜做工程的,人长得斯斯文文,戴着眼镜。如果不是前一天打或者喝酒了,小杜基本上是游戏厅每天来的最早的一批玩家。

  小杜在这家游戏厅玩了六七年了。有时候即便知道机器正在积累中阶段,明显就是要“填坑”,但只要想玩,他还是会玩一会儿。

  “来了就是想玩,找熟悉的玩家聊几句。有时候为了集齐各种,2天输上百盒币的事儿也干过。”小杜说那时他刚到游戏厅,特别较真,总觉得下一盒币投下去就能赢回来,这有点徒心态。

  当然,小杜很清楚“游戏机给都是有概率的,程序都是提前设计好了的。偶尔赶上中概率高的时候,能赢点,但最后还都是扔回去。”

  玩的年头多了,小杜甚至能从故障游戏机的屏幕提示中,准确判断出来机器到底哪里出了故障。“现在可不干疯狂投币的事了。我得用最少的投币量,拿到尽可能多的。”

  这些“泡”在游戏厅的成年人,有一定经济能力。这些游戏玩起来并不难,看准时机投币,争取命中一个特定目标,然后等着机器给不给。

  这是个相对封闭的群体,不会轻易跟陌生人说话,他们很抱团,集体“霸占”着熟悉的游戏机,如果不是他们真的不想玩,陌生人很难玩上这些游戏机。

  他们似乎对彼此很熟悉,几乎每天见面,交流每一天游戏机的“吐”情况,预测某台机器这两天是否能赢。他们又很“陌生”,很多人认识好几年,聊得很好,但也只是知道对方的外号。

  他们很清楚,玩这样的游戏并没有所谓的赢家,不过是一盒币能玩多长时间的区别罢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2017 下载首页疯狂7 All Rights Reserved